扬帆出海

资源对接 人脉拓展

进入小程序

体验完整功能

2021,元宇宙(Metaverse)元年。万物皆可元宇宙,但没人说得清元宇宙。

以下文章来自作者:数字风控研究院,内容仅供网友参考学习。扬帆出海欢迎行业优质稿件投稿

 

2021,元宇宙(Metaverse)元年。

 

万物皆可元宇宙,但没人说得清元宇宙。

 

这个起源于1992年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里的概念,或许也应该用《雪崩》来还原。

 

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他看到的并非真人,全都是电脑根据光纤传输的数据规格绘出的动态画面。元宇宙中的每个人其实都是软件,名为化身,是人们在元宇宙里互相交流时使用的声像综合体。

 

简单来说,元宇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头号玩家》是一种可能,升级版的《第二人生》是另一种可能。而更多科技公司生怕错过元宇宙风口,跑步入局,赋予了元宇宙新的意味。

 

10月,Facebook宣布改名Meta,也就是元宇宙(metaverse)的元(meta),重点发力VR,意在使其成为通往虚拟世界的入口;而号称“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ex的世界里,赛博公民既是游戏的消费者也是游戏创造者,在游戏里有社交关系,也有经济系统。

 

现在的元宇宙,底层是通信技术,依托硬件载体,进入一个去中心化的,由用户共同创造,具有独立经济系统,现实和虚拟日渐模糊的世界。


Travis Scott X《堡垒之夜》 线上演唱会

 

不过,基建尚不成熟,元宇宙探索还待观察。我们暂且不讨论绝对去中心化的理想元宇宙,以及因此带来的伦理问题,在可预见的未来,或者说,元宇宙的初级形态——游戏,以及娱乐、教育、消费场景线上化,即将或已入局元宇宙的企业,将会面临哪些黑灰产风险,如何应对。


UGC的虚拟世界,内容审核新难题

 

科技巨头给元宇宙下了一个重要定义——由用户创造内容的去中心化世界,这一步到来前,用户依然会在不同公司创造的中心化世界里创造内容。

 

换言之,现有互联网平台上会出现的内容风控场景,元宇宙上一个不会少。

 

监管上,需审核涉政、涉恐、涉暴力、违禁、色情、辱骂、广告、诈骗等,调性上,需审核内容质量、文本/图像/音频低质,对恶心不适、软文软广等敏感信息、低俗拜金等常见场景进行内容检测:

 

1.人物关联生态风险高发区:账号设定属性,如昵称、头像、服饰、定制素材等


2.社交场景内容生态风险高发区:用户的广场发言、私聊内容等,包括文本、图片、音视频等形态


3.UGC生态风险高发区:用户自发创作的内容,如Roblex上玩家自行开发的游戏


4.虚拟环境相关内容风险高发区


a.环境内容:地标命名、环境图示、环境分类、政治象征等


b.实体内容:环境中所存在的实体内容,包括车辆、设备、动植物等


c.场景内容识别:所处环境的分类,包括室内室外、酒吧、演唱会、音乐会、海边、雪地等等

 

内容安全之外,还有流量的吸引下做违规流量变现的黑产,需要做好内容审核:广告内容导流——通过发布各种违规广告(垃圾广告),通过这些广告导流变现,包括:1. 色情服务、赌博、毒品;2. 金融贷款;3. 医疗、美容、保健;4. 微商、代理、兼职、电商。

 

此外,由独立玩家“创作”的世界,比如Roblex的游戏,可以理解为抖音里创作者发布的视频,有原创就有版权问题。除了图文音视频等常规侵权问题,创意侵权等web2.0时代的问题也将在元宇宙上再次被复刻,需要全链路方案,构建正常的内容生态。

 


斯坦福大学“元宇宙”课程(图片来源:新智元)

 

重要的是,元宇宙是现实的映射,分身本身即内容,人物的形象,做出的动作,都会成为新的审核难题。虚拟世界里,黑产更容易隐藏自己,比如通过创建房间名并向未成年人展示色情动作,甚至一路诈骗而被家长举报的《我的世界》,类似现象在元宇宙里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持续大量地通过机器学习积累审核模型,提前布局,才能守护内容安全,和黑产持续对抗。


虚拟交易系统,黑产沃土

 

为什么阿弘在超元域里拥有一所漂亮的大房子,而在现实世界中却只得与别人合住一间二十英尺乘三十英尺的仓房?一个人在不动产投资方面敏锐的洞察力并非总能跨越不同的空间。
——《雪崩》

 

元宇宙可以创造纯粹的数字商品。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画一幅画、写一篇文章、录个视频都是一种创造,但这种创造本身的价值不明显。而在元宇宙中创造的商品,由于其数字属性,本身就有价值。而这种商品的创造和消费,都是在元宇宙中完成的。衍生而出的,就是新的经济体系。

 

Roblex的兑换货币为robux,可以实现和现实世界的双向兑换,创作者创作游戏向玩家售卖并因此获利,玩家则向游戏公司和创作者支付费用玩游戏;在《第二人生》里,官方提供Linden 币,不支持双向兑换,但在黑市里,用户可以实现游戏币和美元的双向兑换。

 

凡是交易,必有风险。

 

 

用户的虚拟身份对应web2.0时代的账号生态,都是敏感信息,未成年人、高危团伙、营销风险、交易风险、网络诈骗、刷榜刷单、数据盗爬等风险场景都会一一再现,无论形态如何,不变的是搭建完整风控体系的思维,包括布控体系、策略体系、画像体系和运营体系,也就是数美一直以来强调的,全栈式风险识别体系,实现全局的风险防控。

 

第一,布控体系,识别黑产攻击的关键点,重点防控。建议企业搭建两支风控团队,一支专门研究黑产,通过一张攻防路径图,确定黑产从第一步到变现的路径;另一支是策略团队,则通过攻防路径图去决定防控策略。

 

第二,策略体系,包括四个层面:1.风险设备检测;2.风险行为与微行为检测;3.欺诈团伙检测;4.多种交易模型结合布控。建立“对抗式学习”系统,不断和黑产赛跑。

 

第三,画像体系,即,在多个场景打通数据,多行业联动防控。

 

第四,运营体系,黑产与反黑产共生进化,持续对抗。


不确定的政策风险

 

若想把这些东西放置在大街上,各家大公司必须征得“全球多媒体协议组织”的批准,还要购买临街的门面土地,得到分区规划许可,获得相关执照,贿赂检查人员等等等等。这些公司为了在大街上营造设施而支付的钱全部流入由“全球多媒体协议组织”拥有和运营的一项信托基金,用于开发和扩充机器设备,维持大街继续存在。
——《雪崩》

 

显而易见,元宇宙既然有内容有交易,一定存在合规风险。政策虽总是晚于新事物出现,但这些监管风险依然可以提前预见并规避。

 

1.互联网行业监管趋严,数据安全与个人隐私保护成为重中之重。

 

元宇宙的最大特点是能够实现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的交互体验。为了尽可能真实地模拟现实世界,实现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的无缝衔接,元宇宙设备需要收集用户海量的个人信息与位置信息。除了用户自己上传的身份信息与电话号码之后,元宇宙可能还会对个人生理、运动等方面个人信息进行大量收集并进行分析,包括脑电波、眼动、脉搏、心跳等。

 

相关法条:

 

《个人信息保护法》规定,生物识别、宗教信仰、特定身份、医疗健康、金融账户、行踪轨迹以及不满十四周岁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等,被归类为“敏感”的个人信息。相比其他的个人信息,敏感个人信息将得到更为严格的保护。

 

《数据安全法》规定,任何组织、个人收集数据,应当采取合法、正当的方式,不得窃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获取数据。

《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也对数据处理者在开展数据处理活动时的主体责任作出了具体规定。

 

所有这些都对数据处理者的责任与义务提出了更高要求,元宇宙公司在开展相关数据处理活动时也会受到更大的限制。

 

2. NFT政策的不确定性

 

NFT(Non-fungible Token) 代表不可替代的代币,是一种不可复制的数字资产,因此被视为可以充当元宇宙激励环节的媒介。但虚拟货币这一概念在中国尚未发展成熟,政府也对这一新兴事物保持谨慎态度,并开启了严监管模式。2021年9月,央行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提出全面禁止虚拟货币交易。NFT在未来会面临怎样的监管态势尚不清晰。

 

3. 未成年人保护与防沉迷

 

元宇宙本身强调的沉浸感,和防沉迷必然相悖,考虑到中国政府目前对未成年人保护和防沉迷的关注程度,元宇宙公司很可能也会受到这方面的限制。

 

以当前最炙手可热的元宇宙公司Roblox为例,它的用户仍以青少年居多。自2021年9月以来,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署、文旅部相继出台意见,对游戏公司的未成年人防沉迷、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工作提出了进一步要求,并加大了监管。

 

4. 平台广告过多影响消费者体验

 

元宇宙的初期阶段,依然还是各家公司创造的中心化世界,比如Meta构建的世界。巨头要盈利,必然要让消费者买服务,再让品牌广告掏钱,比如涨了又涨的会员费,五花八门无处不在的广告,但过多的广告,必然带来监管反噬。比如今年11月,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就会员广告问题再约谈爱奇艺、腾讯视频等九大视音频网站,要求其整改。

 

科技圈人人必谈元宇宙,现在纠结真风口还是伪概念为时尚早。人类不满于被空间与时间束缚,渴望更沉浸的体验和更无缝的连接,这是通信和硬件技术成熟后的必然结果。拥抱转型,也看到风险在暗处。

文章作者:数字风控研究院

版权申明:文章来源于数字风控研究院。内容仅供网友参考学习。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扬帆出海欢迎行业优质稿件投稿。

微信公众号
关注扬帆出海
专注服务中国互联网出海!
商务合作
媒体合作
加入社群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媒体合作
媒体合作
扫描二维码联系!
加入社群
加入社群
扫描二维码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