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出海

资源对接 人脉拓展

进入小程序

体验完整功能

昆仑万维已经完成了从游戏企业向互联网平台型企业的升级。

以下文章来源于创业资本汇,作者证券时报 陈霞昌,内容仅供网友参考学习。扬帆出海欢迎行业优质稿件投稿。

 

悄无声息地,昆仑万维已经完成了从游戏企业向互联网平台型企业的升级。在今年1月,公司完成了对全球资讯分发平台Opera的重大资产重组,又在今年4月完成海外音乐社交应用Star Group部分普通股股权的购买。加上原有的移动游戏平台GameArk和休闲娱乐平台闲徕互娱,昆仑万维目前已经拥有了四大互联网平台型科技板块。

 

而公司在2015年登陆A股时,游戏收入占比还高达82%,是一家名副其实的游戏公司。公司最新的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营收超过50%来自两家新并表的控股子公司Star Group和Opera,七成营收来自于海外市场。而近期行业内热议的“元宇宙”概念,昆仑万维也早有布局。

 

从一家游戏企业,到囊括内容、社交和娱乐等主流赛道的国际互联网平台企业,再到元宇宙,昆仑万维如何通过出海投资完成转型升级,对于未来公司又有什么野心?公司总经理方汉近期接受了证券时报记者的专访,对以上问题进行了回答。

 

元宇宙还在发展初期

 

记者采访当天,昆仑万维因为“元宇宙”概念再次引发了市场关注。

 

方汉对此做出了回应:“我们一直都有布局。事实上,游戏社区天然具有元宇宙的基因。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投入资源在Opera上打造游戏社区的重要原因。Opera在今年年初收购了英国老牌游戏引擎GameMaker Studio(GMS),并以此开发的游戏社区Opera GX已经有1000万用户。”

 

但方汉表示,即使目前硬件设施有了很大进步,VR和AR的概念也逐渐深入人心,但元宇宙走进普通人的生活还需要时间,目前元宇宙的生态更像当年苹果手机诞生前的手机生态,传统品牌和新兴品牌都在竞争,但现在还没有领先者。

 

“我们希望Opera的游戏浏览器与游戏引擎能进一步加深结合,形成一站式的玩家和创作者社区。打造在Opera平台上创作、发行、消费游戏的闭环,加速了公司在元宇宙方向的布局。也许再过6-7年,我们就会看到谁是元宇宙的赢家。我们很有信心,出海才是元宇宙最好的发展方向。”

 

进阶的Opera:不仅仅是浏览器

 

Opera于1995年创立于挪威。2016年2月,昆仑万维联合三六零以81亿元左右的代价收购Opera。两年后,该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

 

如果单纯做一款浏览器,只能在谷歌浏览器和苹果浏览器两个巨头的夹击下生存。这也是昆仑万维当时投资Opera时不被看好的原因。

 

但昆仑万维入主后,用了更多中国市场成功的经验对Opera进行了升级改造,并孵化了类今日头条的应用Opera News。此外,针对庞大的移动游戏用户,Opera还在近期推出了全球首款专为游戏玩家设计的浏览器“Opera GX Mobile”。公司半年报数据显示,Opera GX 的PC端用户达到1000万,6月底上线的移动端已超过100万用户。

 

“在网页游戏时代,玩家能找到很多地方进行分享。但在移动游戏时代,这个并不容易。我们希望能在浏览器里就实现社区的功能,游戏玩家除了玩,还能分享,还能社交。”方汉对记者表示。

 

事实上,在疫情时代,Opera面向海外用户提供更多功能的中式互联网思维,诸如在地址栏启用“pinboard”功能,允许用户创建图钉板并分享图钉,以及包括谷歌视频会议在内的视频会议管理工具等,也极大推动了用户数的增长和粘性。仅仅在今年第二季度,来自北美和欧洲用户显著增长,分别增长52%和15%。

 

Opera 旗下的新闻聚合类应用Opera News同样增长迅猛。在稳定非洲传统优势市场的同时,积极开拓欧美等发达国家市场。在所有聚合类新闻平台中,Opera News月活跃用户在英国、德国、法国等欧洲主要国家排名前三,仅次于Google News 和Apple News。除此以外,Opera还在非洲孵化专注移动支付的OPay等应用。

 

“很多投资者没有意识到海外市场和国内市场的生态有很大不同。移动端的网络浏览器在国内不是一个高粘性的应用,但在非洲和东南亚等新兴国家则是流量的入口。Opera的用户增长潜力仍然非常大。Opera有机会在国际市场成为类似支付宝和微信这种超级应用。”方汉表示。

 

StarMaker:被忽略的音乐社交

 

Star Group是昆仑万维今年4月才实现并表的控股子公司,公司最主要的产品是移动应用StarMaker。这是一款基于K歌的社交软件。2020年,StarMaker营收6.2亿元,净利润达9075万。2021年上半年,Star Group的营收同比增长达到了232%,利润增长322%。

 

一款在国内并不知名的应用如此高速增长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对于方汉来说,Star Group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必然的,并且市场还没有意识到它的增长潜力。

 

方汉对记者表示:“StarMaker创立初期就拥有很多音乐公司的版权,但用户并不多。我们接手以后,重新进行了技术架构的改造。让它同时具有音乐和社交的功能。再加上我们更具本地化的运营推广,这款应用在新兴市场非常受欢迎。”

 

方汉的乐观是有理由的。

 

作为一款K歌应用,版权是竞争的起点。相比竞争对手,StarMaker在成立之初就拥有版权及资源的天然优势,现在已经有超过千万的音乐伴奏及歌词资源,拥有全世界最大最全的伴奏库。

 

新兴市场的用户以安卓居多,每一款安卓机都需要应用进行适配。但在昆仑万维工程师的努力下,StarMaker在唱歌评测、音效处理等技术环节有明显优势。StarMaker现在已经为上万款手机型号适配了最优的录制参数,拥有K歌行业最大的机型适配库。

 

“我们积累了上亿唱歌用户的用户画像,包括他们的声音特点和最佳的混音参数,这些积累,是我们后续能够长期保持技术优势的根本。”

 

除了技术优势,StarMaker的本地化运营也极大提升了用户的粘性,并促进了用户的增长。StarMaker目前在东南亚多个区域运营着当地规模最大的线上音乐赛事“Supernova Project”,和本地明星、音乐Label、综艺IP等合作方均有持续深入的合作,这在其他音频社交平台中并不多见。

 

此外,StarMaker也在持续加强社群运营,强化用户社交关系链,从而使社群渗透率得以进一步提升,增加了平台的网络效应。

 

“K歌只是入口,喜欢听歌的人是喜欢唱歌的人的10倍。我们希望能让用户能在音乐里找到有相同爱好的人。”方汉说。

 

出海初衷:布局全球市场

 

“外界一直在说我们是转型,但其实不是,我们只是回归到本该有的样子。”这是方汉接受采访时一直在强调的观点。

 

“公司在2015年上市的时候是一家的游戏公司。但早在2009年我们就已经在全球进行投资布局,包括资讯、社交、娱乐和金融等。可以说,我们是最早一批出海的企业。”

 

公开数据显示,早在2016年,昆仑万维收购全球知名浏览器Opera,重点转向海外市场。其时,互联企业巨头们还在国内激烈厮杀,出海远未形成浪潮。特别在游戏行业,腾讯和网易占据了国内市场绝大部分市场份额。此外,在电商、社交、资讯等赛道也挤满了竞争者,且头部企业的竞争优势日益扩大。

 

公司管理层很早就意识到国内互联网各个赛道正在变得拥挤,并且人口红利在逐渐消失。而新兴市场则更像早10年的中国市场:年轻人口比例高,人均收入快速增长,移动互联网渗透开始加速。但市场却还没有出现巨头公司。

 

方汉认为,由于国内的移动互联网发展极快,与国外出现了代差,这个代差有硬件方面的,比如国内5G与国外4G,手机的新与旧,也有软件方面的,比如非洲至今没有自己的“支付宝”和“今日头条”。昆仑万维选择了国内验证成功的产品和模式,利用自己强大的国际化拓展能力和人才储备,把战场选在了东南亚和非洲。

 

第三方数据平台App Annie显示,Opera系列浏览器在所有第三方浏览器中,在全球范围内的整体月活跃用户总和排在第1位。音乐应用StarMaker在印尼、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沙特和埃及等地都保持在音乐下载榜的榜首,畅销榜基本上在前三名。

 

提前布局得以让昆仑万维避免在国内过多地消耗并及早进入新兴市场的蓝海,并在国内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到顶时,可以从容地应对。从公司布局的赛道看,同样也是国际互联网巨头重点发力的行业。

 

“我们希望,昆仑万维能和国际互联网巨头掰一掰手腕。”

文章作者: 证券时报 陈霞昌

版权申明:文章来源于创业资本汇。内容仅供网友参考学习。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扬帆出海欢迎行业优质稿件投稿。

微信公众号
关注扬帆出海
专注服务中国互联网出海!
商务合作
媒体合作
加入社群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媒体合作
媒体合作
扫描二维码联系!
加入社群
加入社群
扫描二维码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