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业者把它“吹爆了”

 

春节刚过,ChatGPT便快速引爆了资本圈与AI圈,很多从业者把它“吹爆了”。

 

OneFlow深度学习框架创始人袁进辉告诉新浪财经,ChatGPT的技术进步,可比作首次“登月”,这样的进步令行业感到震惊。但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虽然也肯定了ChatGPT的变革,但表示“它所知道的答案是缺乏逻辑起点和推理规则,只是一个空中楼阁。“

 

为此,新浪财经开通了“chat.openai.com”官网账号,对ChatGPT进行了实测,看看它究竟有没有那么神奇?能引领AI风口,还是昙花一现?

 

实测ChatGPT,

究竟有没有那么神奇?

 

“ChatGPT的体验已经是目前最好的了,甚至可以当作谷歌来用,有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信息入口。”这是一位长期行走在美国硅谷的科技观察者,在体验ChatGPT之后对新浪财经发出的感慨。但事实上,从国外到国内,有着类似感慨的人不在少数。

 

据在线课程供应商Study.com向1000名18岁以上的学生中发起的一项调查,每10个学生中就有超过9个知道ChatGPT,远远超过小学教育工作者,其中超过89%的学生正在使用ChatGPT来完成家庭作业。

 

在新浪财经亲自开通的“chat.openai.com”官网账号上,当作者提出“如何运营一家公司”的问题后,ChatGPT给出的答案不仅简明扼要地给出了运营一家公司必要的流程与步骤,在进一步的深入问答中,也给出了大量具体详细的指引建议。

 

 

“ChatGPT的出现实现了所谓的‘智慧涌现’,这是人类群体智慧的胜利。”这是OneFlow深度学习框架创始人袁进辉在深度测试了ChatGPT之后发出的感慨。在与新浪财经沟通中,袁进辉毫不吝啬地将ChatGPT的技术进步,比作是首次“登月”或者“攀登上珠穆朗玛峰”,直呼这样的进步令行业内的人感到震惊。

 

“有点像当时的imagenet时刻,做了几十年搞不动了,突然发现计算机可以解决图像识别了。又或者是张益唐的孪生素数,把边界证明到7000万,虽然数字很大,但这个突破是最大的,改进到几百,甚至个位数是完全可行的。”袁进辉表示。

 

袁进辉的感慨,代表了绝大多数AI行业从业者对于ChatGPT的看法。在与新浪科技沟通中,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执行院长王咏刚、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等人,均先后肯定了ChatGPT对于人工智能行业带来的深刻影响与变革。

 

 但肯定之外,一些冷静的警醒与反思也同样存在。“AI创作在知识教育领域极度危险,今天的AI生成理论,还没办法保证生成内容的逻辑正确与合理。AI/CS等专业人士要保持冷静,今天的AI仍然没有摆脱大黑盒的问题,跟风要有道德底线。”创新工场王咏刚表示。

 

此外,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同样对新浪财经表示,“虽然ChatGPT的聊天技巧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逻辑、流畅性都有了,但他所知道的答案却是缺乏逻辑起点和推理规则,只是一个空中楼阁,70%的答案能回答,但对于为何答对了他其实也不知道。”李志飞表示。

 

新浪科技实测发现,由于ChatGPT系统获取知识与数据的时间限制,目前ChatGPT所能获取到的数据仅截至2021年,往后新产生的知识以及数据并未被收录,这导致当使用者并不清楚ChatGPT上知识的时间截止线时,往往可能会得到过时的新闻以及知识。此外,由于并不面向中国地区用户开放,ChatGPT在回答对于大多数中国地区公民可能属于常识性的问题时,也往往会回答错误,缺乏准确性。

 

 

此外,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长聘副教授黄民烈同时还指出,“由于后端的模型和算法设置决定,ChatGPT并没有动态记忆功能。而且目前只是对过往知识的学习和应用,如果没有足够的主题可用信息,很容易用不正确的数据回复。”

 

商业化究竟有多难?

 

种种问题之下,虽然在一部分投资人以及AI从业者的狂热追捧下,ChatGPT开年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便迅速带火了AIGC概念股,使得同花顺人工智能板块涨幅达2.64%,拓尔思、海天瑞声、竞业达、云从科技等上市公司股价纷纷涨停。然而,仍有大量的公司以及个体对ChatGPT果断地说出了“NO”。

 

就在ChatGPT推出不久后,知名的程序员问答网站Stack Overflow宣布禁止将ChatGPT所产生的问题用于回答社区问题,并且开出了违规者最多可被封禁30 天的惩戒措施。此外,来自纽约大学等高校的教授以及诸多学者们也纷纷发出警告称,“AI会让学生大脑萎缩,要像避瘟神一样躲开ChatGPT!”

 

争议之下,ChatGPT的商业化问题成为了值得关注的焦点。在李志飞看来,“ChatGPT的出现,为AI行业带来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可能性。此前,AI企业的收费模式更多的是To B收费制,可复制性差,缺乏网络规模效应,边际成本不可控。但ChatGPT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AI技术赋能C消费者的可能性,通过给中小企业或个人提供AI工具或服务,也可能获得认可并取得收益。”

 

“ChatGPT提供了新的视角。在一个强大的基座模型基础上,辅以高质量、多样性的数据,用强化学习方法能做到非常好的效果。这里面,数据和模型之间的闭环得以形成,这是每个AI企业值得去思考的事情。未来除了通用的任务助理,开放域闲聊也会成为人机交互的主要形式。一个满足信息需求,一个满足社交和情感需要。”黄民烈对新浪财经表示。

 

不过作为一项“现象级”的技术创新,ChatGPT的大规模商业应用,脱离不了算力的支撑。据悉,目前ChatGPT一次模型底座的训练需要500万美元的算力成本,一次问答的综合成本在0.8美元。据小冰公司CEO李笛此前预算,“如果小冰用ChatGPT的方式来运行系统,现在小冰每天承载的交互量就需要花近3亿人民币的对话成本,即使ChatGPT可以把成本优化到现在的10%,也赚不回来。”

 

“因为人工智能最大的特点就是高并发。如果成本是这样,不如雇人。”李迪表示。在他看来,ChatGPT贵是因为它追求极致交互的效果,用了最复杂的方法来实现它。“虽然大家现在不停地在寻找各种等价替换的方法,成本会不断地逐渐地降低,但它目前为止更多地是一个研究方面上的突破,是一个实验室上面的突破。”

 

据彭博社、花旗集团近日估计,ChatGPT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内为英伟达带来30亿至110亿美元的销售额。ChatGPT爆火了,但最先从中盈利的却是更加底层的算力公司。 

 

昙花一现?

 

虽然ChatGPT的走红同样伴随着批判与争议,但乐观的声音仍然认为,ChatGPT的出现将进一步推动对话AI以及生成式AI的进一步发展。

 

在1月11日达摩院在其发布的2023十大科技趋势中预测,生成式AI将迎来应用大爆发,极大推动数字化内容的生产与创造。此外,数据分析服务提供商PitchBook提供的数据显示,2022年(数据截至2022年12月6日),生成式AI领域的风险投资达21亿美元,融资事件超过100起。在2020年至2022年间,该领域的风险投资增长了425%。

 

“我觉得ChatGPT不会是昙花一现的,他将会是各样在线顾问、陪聊天等职业自动或半自动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甚至于可以说是一个必经的节点。”李志飞对新浪财经表示。在他看来,“虽然当前ChatGPT仍存在着一些缺陷,但是接下来一定会有特别多的人和公司会进入,把他的垂直化商业化做好。”

 

从历史的规律来看,每一项技术的实现都是在饱受争议与诟病中前行。虽然那些批判的声音往往意味着当下的正确,但大多数被批判者往往在接受批判之后不断迭代前行,并最终赢回失去的尊严。

原文链接:点击前往 >

文章作者: 努力码稿的小浪

版权申明:文章来源于 新浪科技。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扬帆出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代表扬帆出海官方立场。因本文所引起的纠纷和损失扬帆出海均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若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 更多资讯关注扬帆出海官网:https://www.yfchuhai.com/

{{likeNu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请前往扬帆出海小程序完成个人认证
认证通过后即可申请入驻
咨询/开通企业服务会员
请添加下方商务企业微信
企业服务会员
助力销售转化再上台阶
bd@yfchuhai.com
咨询/开通企业服务会员
请添加下方商务企业微信
企业服务会员
助力销售转化再上台阶
bd@yfchuhai.com
微信公众号
扬帆出海小程序
专注服务互联网出海!
微信公众号
关注扬帆出海
专注服务互联网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