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出海

资源对接 人脉拓展

进入小程序

体验完整功能

亚马逊已在印度投资了近65亿美元,未来的投资规模更是不容收紧。

以下文章来源于后浪小小班,作者后浪学派,内容仅供网友参考学习。扬帆出海欢迎行业优质稿件投稿。

 

老牌零售电商亚马逊于2013年6月进军印度市场,与印度头部零售商Flipkart展开了激烈角逐(后者于2018年8月被另一零售巨头沃尔玛收购),商业竞争火药味十足。

 

迄今为止,亚马逊已在印度投资了近65亿美元,未来的投资规模更是不容收紧。同时,Flipkart于2021年筹集了36亿美元资金,2020年筹集了12亿美元。Flipkart和亚马逊均表示自己手握印度80%的电商市场份额。但从财务角度看,这场商业战役的结果着实喜忧参半。

 

近期一则关于亚马逊的报道指出,该公司领导层和运营结构存在问题。该公司印度业务中所呈现的事实,也为这一论点提供了重要支撑。而这些蛛丝马迹却几乎被本土金融媒体完全忽略了。

 

潜在的问题可能会使亚马逊处于一个“成长型市场”的投资泡影,但短期内对该公司营收项目的财务影响不大,有趣的是,这甚至可能产生实质性的积极影响,于沃尔玛而言也是如此。

 

#1 错综复杂的组织架构

 

某种程度上,新加坡之于印度的重要性,就像开曼群岛之于美国,英属维尔京群岛之于英国。

 

新加坡的名字来源于马来语中的梵文,该城市型岛国历史上一直是印度的贸易门户,并承认印度语泰米尔语为其四种官方语言之一,两国长期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新加坡甚至曾经心甘情愿地放弃在印度的离岸衍生品利润,以避免与印度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这一诚意和解后,双方随即携手推进两国交易所与世界股票互联互通计划(Stock Connect)。同时,这也是现代古典东方外交的有力例证。

 

印度政府允许外国直接投资(FDI)进入本土(所开放的融资规模视具体领域而定),这无疑为新印之间架起了一座投资桥梁。为了更好地发挥该政策红利的效用,亚马逊这样的大型企业会在新加坡成立一家“控股公司”,从这家公司获得的现金流即为“投资”,将直接流向在印度注册的私人控股子公司。该公司也甚至能在印度证交所上市。

 

亚马逊在印度有5家主要的全资公司:Seller Services(电商)、Wholesale(B2B)、Transportation(物流)、Pay(支付解决方案)和Internet Services(亚马逊网络服务)。同时,这些公司主要从新加坡总部的控股公司获得资金支持。

 

(图片源自网络)

 

多公司运营结构并非亚马逊所独有,Flipkart也与其并驾齐驱。Flipkart Internet是电商部门,Flipkart India是B2B部门。其它部门名称也都与亚马逊在印度的多家公司相对应。据报道,Flipkart计划于2021年Q4在印度证券交易所上市,但目前仍无更多公开消息。

 

但与亚马逊不同,Flipkart并非完全由母公司沃尔玛所控股。有相当多的主要参与者持有该公司股份,其中包括新加坡和卡塔尔的主权财富基金。

 

(图片源自网络)

 

#2 在印发展状况

 

上述提及的公司性质均属私营,即企业没有义务向公众发布财务状况,但会向当地监管机构提交年度业绩报告。因此,考虑到缺乏公共数据,分析季度业绩变得困难重重。

 

虽无公开数据支撑,但还是能从行业风评窥得一二关于零售商们的口碑。

 

亚马逊过去曾在美国经济发展中引起不少争议。较常听到的负面评价是:该公司实现增长的主要途径是摧毁美国零售业的发展。而前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在2019年的声明也是例证之一(Flipkart的母公司沃尔玛早前也面临着类似争论)。

 

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通过该平台上美国卖家的势力已经不断扩大。该公司在仓储和物流领域所创造的就业率,要比它造成的失业率多得多。

 

关于亚马逊对美国和其它成熟市场的小型企业现状是否负有完全或部分责任,当前还没有统计数据证明,因此暂时无法得出客观结论。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政府对外国电商企业和零售巨头的态度友好,甚至在2016年修改了法律,允许该国的电商市场对外国直接投资完全开放。修正案出台后,大型零售商们便一直在“闷声发大财”:

 

● eBay是2005年首批进军印度市场的电商巨头之一,并与Flipkart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后者最终于2017年收购了eBay在印业务。一年后,沃尔玛收购了Flipkart,该公司于2019年悄悄重返印度,此后便经营得如火如荼,发展顺畅。

 

● Shopify于2013年进入印度,目前估计其平台上的门店不到3万家,同样发展得顺风顺水。

 

● 2014年,乐购(Tesco)通过与塔塔集团(Tata)的合资企业进入印度,此后发展畅通无阻;该公司目前仍是一家合资企业。著名咖啡烘焙商和零售商星巴克自2012年以来也采取了同样的策略。

 

● 宜家在2018年开始进军印度市场,在没有本土合作伙伴的支持下,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但也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法律不允许外国直接投资进入DTC电商领域,亚马逊和Flipkart这样的公司之所以受到政策欢迎,是因为它们作为中间商平台连接着买卖双方。同时,法律规定电商平台不允许控制卖家的产品价格,包括折扣等维度。2016年,印度总理热情会见其亚马逊创始人Jeff Bezos,并代表美印商业委员会(U.S.-India Business Council)授予他全球领导力奖(Global Leadership Award),这也正面公开证实了两国对亚马逊的肯定。

 

#3 亚马逊的法律纠纷

 

然而,亚马逊多年来常有吃不完的官司,商家协会一直穷追不舍。Flipkart在沃尔玛交易前几年曾有过几起诉讼,但在交易完成后,诉讼率便有所下降。

 

Flipkart和亚马逊的主要诉讼方是印度贸易商联盟(CAIT),该组织成立于1990年,代表着该国约8000万贸易商的利益。中国电商协会组织良好,过去几年里一直在收集大量境外电商公司的“不当行为”。

 

另一个诉讼方则是全印度线上供应商协会(AIOVA),这是一个由2000名平台商人组成的利益集团。该组织虽然比CAIT的规模小得多,但在与Flipkart的战斗中也能稳步取得进展。

 

2020年11月,美国中央及州政府就亚马逊的AWS部门促成了土地收购,用以建立数据中心,而Flipkart自2019年以来也与政府项目保持合作。然而,2020年年底以来,许多问题均浮出水面,监管机构现已贯彻执行更严格的市场规则,以防各个电商平台在未来的市场环境中滥用“特权”。

 

Cloudtail是亚马逊平台名噪一时的商家。一份报告指出,Cloudtail的目标是到2015年将业务规模扩大到10亿美元以上,占亚马逊总销售额40%。该目标也完全实现了,其运作方式如下:平台上较受欢迎的商品由这些“特殊卖家”以更低的价格打入市场,同时他们坐拥平台给予的特权,如上新位置、折扣与免运费等。如果提供的产品足够独特,该公司会找工厂方复制生产,然后继续以较低的价格供应给这些商家。其中一些产品还以亚马逊自营品牌的形式提供,比如Solimo、SymActive,当然还有Amazon Basics。

 

但是2016年的法律要求平台方应为市场商家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任何卖家不得拥有超过25%的平台销售份额。在“公平竞争环境”的定义中,平台和卖方之间不应存在显著的业务关系。

 

消息传出后,该商家最后离开了亚马逊,同时亚马逊也将其的持股比例降至24%。令人惊讶的是,该商家在此之后又重新入驻亚马逊平台。2021年8月有消息称,Catamaran和亚马逊将在2022年Q1结束合作关系,Cloudtail也将停止运营。因为法律再次明确规定,亚马逊和Flipkart等电商平台公司只能作为市场平台运营,而不能拥有卖家进行恶性竞争。

 

在印度和新加坡的各种法院和仲裁系统的众多诉讼中,亚马逊耗费了大量资金。2018和2019财年,该公司向印度公司注册机构提交的审计报表中,记录了约2.85亿美元的法律服务费用。9月有消息称,2018至2020财年,法律诉讼方面的支付总额约为12亿美元,单就2020财年便支出高达9.21亿美元,这比印度头部律师事务所一年的营收还多得多。

 

该公司迅速否认了这一说法,并声称其中只有730万美元是法律费用,其余的都支付给了专业顾问:客户研究、广告、营销等。许多法律和会计专业人员也驳斥了这一说法。诉讼方印度贸易商联盟(CAIT)查阅了政府提交的审计报表,并披露,从2018至2020财年,亚马逊的法律咨询费用总额达7.4亿美元。

 

甚者,一名举报人曾向有关当局提供线索,亚马逊所支付的法律费用被用于贿赂政府官员。这不仅违反了印度法律,也违反了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在印度最高可获面临刑罚达7年,在美国可高达20年。

 

在前几年有关亚马逊的公开文件中,与专业咨询服务、广告等相关高额费用反复出现。政府发言人9月向媒体表示,他们正在调查此事,暂且拒绝进一步说明。

 

正如前文所言,政府过去对亚马逊在印度的努力表示了肯定与支持。但如今,亚马逊可能正在不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由于该公司可疑的法律操作与举报线索,两国各调查单位也正在深入调查。

 

#4 Flipkart

 

2018至2019财年,Flipkart被沃尔玛收购之后,该公司在法律服务方面的支出近9000万美元。

 

在CAIT提出恢复诉讼请求前,对Flipkart的反垄断调查便已被另一家法院驳回。

 

2021年6月的争论中,CAIT指控该平台迫使卖家降价,以提高销量,而不提供任何补偿。该协会表示,依据外国直接投资政策规定,市场平台不能决定商家的产品价格。该协会针对亚马逊和Flipkart提出的“价格控制论”,与他们的“深度折扣”策略有关,因为这带来了一系列的税收和法律问题。

 

首先,该平台会比较产品在其它平台上的价格,并向卖家推荐折扣金额。该平台会为卖家提供相应资金支持。产品按建议价格销售,平台也会保留其提成。

 

其次,这在平台之间略有不同。在某段时间结束时(比如月底),卖家向亚马逊发送一份名为“促销资金”的票据,其中包含折扣金额和该金额上的服务税。公司向卖方支付这张票据(外加少量可自由支配的额外金额)。随后卖方即可向政府支付中央服务税。

 

但对于Flipkart上的卖家来说,折扣并不是由平台资助的。该平台甚至放弃了佣金。但CAIT坚持认为价格应该是由卖方决定的,因为卖方除了接受折扣外别无选择。

 

有人认为,在长期竞争过程中,亚马逊和Flipkart在印度的市场扩张往往是“互相领先”的。这两个平台为实现快速销售增长而推行的“深度折扣”增长战略,可能会加剧演变成“卖家被迫接受成本折扣”。

 

截至2021年8月,美国最高法院驳回了亚马逊和Flipkart压制针对它们的反垄断调查请求,并指示调查部门继续开展工作。

 

注:在Sea Limited(SE)的报道中,提到Shoppee平台也正在进入印度。在12月16日发给财政部的请求中,CAIT已经调查了其母公司面向印度的组织结构,列出了违反外国直接投资规范的具体行为,并强调了其与一家在印度被禁的中国科技公司之间的联系,并要求对公司采取行动。

 

平台此类违规行为,也绝非只在印度出现。2021年3月,国内电商巨头拼多多和美团曾因“过度打折”而被罚款。几乎在每一个增长市场,都存在着一种非常普遍的偏好(包括政府),即本土电商企业与本土商家进行互动。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大量的电商企业为投资者的投资组合多样化策略增加了更多选择,无疑是个好消息。

文章作者:后浪学派

版权申明:文章来源于后浪小小班。内容仅供网友参考学习。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扬帆出海欢迎行业优质稿件投稿。

微信公众号
关注扬帆出海
专注服务中国互联网出海!
商务合作
媒体合作
加入社群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媒体合作
媒体合作
扫描二维码联系!
加入社群
加入社群
扫描二维码联系!